03:周末·关注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报记者为您破解万佛塔地宫百年之谜
~~~——本报记者为您破解万佛塔地宫百年之谜
~~~——本报记者为您破解万佛塔地宫百年之谜
~~~——本报记者为您破解万佛塔地宫百年之谜
 
返回金华婺城
2013年04月12日 星期五 出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万佛塔地宫就是塔下寺吗?
——本报记者为您破解万佛塔地宫百年之谜
万佛塔
金华万佛塔公园规划图。
何孙耕老人和他所绘的草图。
  在金华市区古子城附近的酒坊巷与将军路的交叉路口,流传着一个古老的地名——塔下寺,人们不禁要问:塔下寺的塔在哪里?塔下寺与万佛塔又有什么关系?

  直到1956年,万佛塔地宫的考古发掘让这座几近被遗忘的古塔成为全国媒体关注的焦点,一系列地宫之谜更给这座古塔平添了几分神秘;2010年3月金华市博物馆正式开馆,金华市民要求万佛塔地宫文物回归故里的呼声又一次引起各界瞩目;2012年3月金华市又推出了“三江六岸”十景的规划方案,规划复建万佛塔。对此,记者采访了当年万佛塔地宫发掘当事人——今年91岁的何孙耕以及金华市文物博物馆副研究员蒋鹏放等相关人员。

  万佛塔屹立近千年被毁

  据相关资料考证,塔下寺即密印寺(曾称之为永福寺)。密印寺位于金华城北,现将军路122医院处,始建于五代时期(公元907至960年);时至北宋年间(公元1008年至1016年),寺中僧人化缘建塔,塔高九级,呈六边形,砖木结构,本名密印寺塔,因塔身砖块均刻有佛像,故当地俗称万佛塔。

  彼时佛教兴盛,万佛塔择高地而建,成为婺州地标建筑。坊间至今亦有传言,你若站在上浮桥看金华,整个金华城就像一条船,船头朝东,万佛塔像桅杆,通济桥就是跳板,北山—万佛塔—金华府衙就是旧金华城的中轴线。

  时至明代,官府于金华城北高地万佛塔近处(现侍王府位置)设考场,婺州下辖各县有商贾于考场周遭建私人考寓,称之为永康考寓、兰溪考寓、东阳考寓等,以供本县一年一度童生试考生备考之用,传言常有童生供奉佛祖以求取功名,密印寺因此香火不断,长盛不衰。

  至清道光二十七年,万佛塔大修,增至十三级,塔高至五十米,后重修复原为九级。

  清末废科举,密印寺日渐门庭冷落,后逢近百年的战乱,千年古刹夷为平地,万佛塔亦不幸遭损毁。

  抗日战争爆发后,1939年,日军欲切断杭金衢三地交通枢纽,派出飞机轰炸金华火车站,当时驻金华的国民党军队79军军长王铁汉受令:因万佛塔目标过大,予以拆毁。王铁汉为保护古塔,支起脚手架,进行拆毁,最后留下三层,但拆移出的万佛塔原材料目前已不知去向。侵华日军占领金华后,万佛塔又被拆毁两层,仅存一层多。

  万佛塔地宫发掘全过程

  万佛塔地宫如何被发现?坊间亦众说纷纭。一说是值班士兵夜巡不慎落入洞口发现,也有一说是万佛塔下有龙宫,有人盗墓发现的。

  据何孙耕介绍,1956年12月,解放军部队选在万佛塔原址兴建部队医院,在当年的最后一天,建筑施工人员平整地基土丘时偶然发现了石砌建筑,疑为地宫。

  当时的市人委办公室主任严瑞生当即派人给省文物委员会发去电报,申请派人前来挖掘文物。接到指令后,于1957年元旦上午10时派遣当时在市建设科工作的何孙耕立即开展万佛塔地宫挖掘工作。

  据何孙耕老人回忆,接到命令后,因为自己从未接受过类似文物挖掘的任务,感到有些犯难,但回想起自己在曹娥江水利工程、金华二中及市人委大楼建设中边学习边实践、不断攻坚克难的经历,心里才渐渐平静。

  随部队汽车来到大洪山万佛塔原址后,何孙耕无法确定地宫规模,但当时还能看到塔基的痕迹,据此估算操作面,提出由部队提供泥、普工各两名,自带工具,5人于下午1时开工。5人都是初次接触文物挖掘工作,便采取了边挖边议的方式。

  开挖时,由于塔基下是夯实的黄土层,用锄头掘就被弹出,只能用二齿锄和羊角锄先挖出几条沟,再挖沟间实土,5人在严寒冬日亦是满头大汗,终于在连续工作近三小时后,在塔基下近1.2米处挖到了青白色的长条石。

  据何孙耕老人回忆,第一层条石呈东西向摆放,条石打磨非常平整,缝隙很小,共6块,每块长约1.7米,宽0.24米,厚0.15米,为防止条石断裂破损,他们决定采用石矿采条石的方法剥离,因为缝隙过小,砖刀无法插入,只能用扁铁条切入,才将四个角撬开,才把第一块条石成功取出,再继续把其他5块条石移开。

  在条石侧面,何老发现条石间用糯米粥石灰浆粘连,正是古代建筑城墙所用的粘合材料,上面还残存糯米粒和石灰渣,并且镶嵌有铜钱,条石侧面还刻有祥云花纹。

  搬开第一层长条石后发现,下面第二层条石呈南北向摆放,共7块,每块长约1.5米,宽0.24米,厚0.15米,侧面情况与第一层相似。用同样的方法,何孙耕等五人先后完整取出13块长条石,条石侧面铜钱均由当时省文物委员会王士伦收集保存。

  此时,何孙耕一行才看到万佛塔地宫红砂石材质的盖板,盖板上却有个神秘的小孔,呈圆形,直径约30厘米,有明显开凿痕迹,地宫内很黑,看不清东西。

  当时已近傍晚,何孙耕申请调来500瓦照明灯及其他必备工具,决定连夜继续地宫挖掘工作。他们先挖掉高出地宫盖板的周边黄土,创造出作业空间,再撬开盖板的四个边角,插入滚棒,系上白练绳,吊上铁葫芦,5人一齐用力,才成功移出地宫盖板,看到砌筑地宫的4块墙板上都刻有经文,并喷有黑色腊胶。

  据何孙耕描述,地宫内文物摆放非常密集,有几件文物被倾斜放置,还有一只铁箱被放置在石座上,靠东面中心位置放着很高的经幢,恰巧是盖板洞口正对的位置。当时由王士伦指挥,两名解放军战士操作,先取出铁箱盖,移出铁箱,然后解放军战士站到石座上把经幢等其余文物递出地宫,文物雕刻精美,线条顺畅,神态灵动,色彩绚丽,何孙耕感叹说:“太好看了,是这辈子都再没看到过的,把连夜工作的疲惫都冲消掉了!”

  1957年1月2日清晨,文物清理完毕,在解放军的护送下,文物被运往市人委办公室暂时存放。何孙耕观察了地宫,“里面很干燥,没有碎石。”随后何孙耕等5人继续工作到正午,将地宫内剩余5块石板取出,放置在西边空地上,最后6块红砂石板被送往侍王府纪念馆保存至今,13块条石据说被砌在医院大门西边的围墙中,如今不明去向。而金华市民是在文物被送走之后才得知此事。

  “塔下寺”与“万佛塔地宫”并非一处

  自1956年底万佛塔地宫被发现后,因相传“府中有塔,塔下有寺”,坊间传言便将万佛塔地宫认定为塔下寺。

  多年来致力于万佛塔地宫建筑研究,同时又是当年地宫发掘当事人的何孙耕老人认为:塔下寺与万佛塔地宫并非一处,塔下寺是当时位于万佛塔西太史弟(健康巷)西面转角处的密印寺,寺内香火旺盛,僧侣众多,近处建有“东岳宫”兴儒教,“三清宫”兴道教,共同构成当时“三教鼎立”局势。1956年发掘的万佛塔地宫为坊间传说的“龙宫”可能性较大。

  万佛塔地宫的由来

  据老人介绍,塔在梵文中意为“坟冢”,指一种安置尸骨的形似馒头状的建筑物,后演变为佛教传法弘法的象征,随佛教传入后,又与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相融合而形成了独特的楼阁亭台形式。

  南朝时期开始在佛塔塔基下安放舍利石函,隋朝开始在石函四周砌护石,在唐朝才发展成熟,形成成熟的仿墓室地宫建筑,在南方则仿本土竖井式土坑墓,由四块厚石板竖砌为壁,各用一块石板作底板和盖板,金华万佛塔地宫即是这一地宫建筑形式的典型。

  关于地宫建筑的目的,同形制的唐代法门寺地宫有供奉释迦牟尼真身舍利子的说法,也有“三十年一开塔,则岁丰人和”的记载,但万佛塔不同于法门寺“为舍利建塔,为塔建寺”,万佛塔下是否同样供奉有舍利?先有寺后建塔,原因为何?地宫内摆设又有何寓意?均有待探究。

  地宫洞口是“盗口”还是“通风口”?

  万佛塔地宫是否被盗一直是坊间热议的话题之一。而问题的最大疑点就是盖板上那个洞口,这块承载千年之谜的石板目前被保存于侍王府纪念馆内。诸多专家学者推测其为“盗口”,而何孙耕老人认为,万佛塔地宫盖板上的二层条石仍按古代材料砌成,从未被盗掘,该洞口实为地宫通风口。

  何孙耕老人解释说,地宫内文物多为金属材质,金属容易发生自然氧化进而造成腐蚀损坏,该洞口是当时的建筑师傅有意设计的通风口,意在使地宫内因地热而形成的高温、高湿气流能上行散发,让地宫相对恒温恒湿,减弱金属氧化,保护镇塔之宝,这与现代建筑规范中不进人的地下室必须设计通风洞的要求相吻合。

  而且,地宫建筑设计整体比较科学,地宫盖板用的是红砂石,抗风化能力强,但硬度低,覆在上面的长条石硬度较大,可以从整体上增加地宫盖板的承载力,由此看出,当时负责地宫建造的师傅实践经验丰富,用同样专业的方法开凿地宫通风口保护文物,十分吻合。

  此外,在地宫挖掘时,何孙耕老人回忆说,地宫建筑被发现时还能看到万佛塔砖基的痕迹,地宫上面覆盖的黄土均为始建原土,黄土下的两层交叉青白长条石由古代建筑材料豆浆石灰黏连,条石没有任何破损,亦未发现任何被移动的痕迹。

  另据有关资料记载,地宫内铁箱盖子被打开,铁箱内文物侧倒,地宫内文物排列散乱,进而推断其被盗的可能性。

  对此,何孙耕回忆说,地宫发掘时,铁箱盖子的确斜盖着,但并非如其描述的铁箱盖及文物都较凌乱,只在其中一个角上有一条缝隙。

  何孙耕推测,当时把铁箱盖斜放,一来是为防止压坏珍贵文物,调节铁箱内温湿度;二来是当时工匠未估算好箱内宝物的高度,导致宝物高过铁箱顶部边缘,箱盖无法闭合。

  而关于铁箱内文物侧倒的原因,何老推测当时放置铁箱内这批“镇塔至尊宝”是用吊绳自上而下放入地宫,因放置过程中的震动导致文物倾斜。

  而关于地宫文物摆放问题,何孙耕回忆初见万佛塔地宫全貌时说,地宫内文物摆放很有规律,铁箱明显处于中心位置,铁箱内文物也相对珍贵,后来被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几件一类文物当时都被存放在铁箱中,而且地宫内的其他文物都被面向铁箱摆放。且经计算发现,若将地宫内文物平整摆放,至少需要1.8平方米的底面面积,而地宫实际可用底面面积只有1.58平方米,文物必然有相互堆叠的状况。

  有媒体报道称,文物偷盗者极难通过盖板缺口下到地宫攫取文物,但很有可能通过该口伸手抓取文物。何孙耕提出反驳,根据相关数据计算,若盗贼要从洞口够到铁箱,则其手臂长度至少为1.1米,完全不符合常理。

  但金华市文物博物馆副研究员蒋鹏放对此提出质疑,万佛塔地宫内文物选材精良,工艺细致,建构地宫所用的六块石板上亦均有经文雕刻,如此完美的建筑为何独独盖板处圆孔制作如此粗糙?从既有文物发掘实践经验看,文物多在密闭环境下保存较为完好,万佛塔地宫为保存文物开通风口可行性较小,加上当时的“文物财宝”多是金银珠宝,开掘出的铜像并非贵金属,且在当时流通不便,很有可能是因为当时偷盗者不屑带走而被遗留在地宫内。

  万佛塔地宫文物回归故里,时机是否成熟?

  万佛塔文物出土后,因当时金华尚未建设博物馆,所有文物被送往浙江省博物馆入库存放。文物被送走前,应金华人民要求,曾在金华展出过两次,一次在工商联大厅内,一次在环城小学。如今金华博物馆业已建成,万佛塔地宫文物回归故里的呼声亦是此起彼伏。

  何孙耕认为,万佛塔地宫文物回归故里,时机尚未成熟。万佛塔地宫文物多为铜合金材料,虽有一定的抗氧化能力,但在温湿度不合适的情况下也容易生锈损坏,如铜观音像、地藏像等一类文物必须保存于地下室内,用真空玻璃盒保存,恒温恒湿,尽可能避光,严格抗氧化以确保文物经久长存,金华博物馆暂时还不具备硬件设施条件;此外,金华市文物保护专业团队尚未组建完善。

  蒋鹏放认为,金华当地博物馆在一定程度上确实还不具备妥善保护万佛塔地宫文物的能力,主要原因是目前博物馆防盗措施还不够达到保护国家一类文物的标准,恒温恒湿贮藏条件控制亦不够严格。目前国内文物保护总体水平都有待提升,各级政府也因此对地下文物一直处于被动发掘的状态,在技术提升、人才培养、资金投入以及国民文物保护意识等方面都需做一定的调整。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周末·民生网事
   第03版:周末·关注
   第04版:周末·纪实
   第05版:周末·纪实
   第06版:周末·聚焦
   第07版:周末·文化
   第08版:周末·保险专刊
万佛塔地宫就是塔下寺吗?
万佛塔地宫金涂塔“泄露”皇家机密
我市规划复建万佛塔
万佛塔与聂小倩的传说
金华婺城周末·关注03万佛塔地宫就是塔下寺吗? 2013-04-12 2 2013年04月12日 星期五